世上最美味的泡面

ddd 10月前 281

他是个单亲爸爸,独自抚养一个七岁的小男孩。每当孩子和朋友玩耍受伤回来,他对过世妻子留下的缺憾,便感受尤深,心底不免传来阵阵悲凉的低鸣。这是他留下孩子出差当天发生的事。因为要赶火车,没时间陪孩子吃早餐,他便匆匆离开了家门。一路上担心著孩子有没有吃饭,会不会哭,心老是放不下。即使抵达了出差地点,也不时打电话回家。可孩子总是很懂事地要他不要担心。然而因为心里牵挂不安,便草草处理完事情,踏上归途。回到家时孩子已经熟睡了,他这才松了一口气。旅途上的疲惫,让他全身无力。正准备就寝时,突然大吃一惊:棉被下面,竟然有一碗打翻了的泡面!
  
  「这孩子!」他在盛怒之下,朝熟睡中的儿子的屁股,一阵狠打。
  「为什么这么不乖,惹爸爸生气?你这样调皮,把棉被弄?要给谁洗?」这是妻子过世之后,他第一次体罚孩子。
  「我没有……」孩子抽抽咽咽地辩解著:「我没有调皮,这……这是给爸爸吃的晚餐。」
  
  原来孩子为了配合爸爸回家的时间,特地泡了两碗泡面,一碗自己吃,另一碗给爸爸。可是因为怕爸爸那碗面凉掉,所以放进了棉被底下保温。
  
  爸爸听了,不发一语地紧紧抱住孩子。看著碗里剩下那一半已经泡涨的泡面:「啊
!孩子,这是世上最…最美味的泡面啊!」
  
  世上最美味的泡面
  
  孩子即使再年幼,
  也有他们的尊严,
  如果父母发现错怪了孩子,
  要勇敢向他们说:
  「对不起!」。
平分生命——一个令人感动的亲情故事
 
 
      男孩与他的妹妹相依为命。父母早逝,他是她惟一的亲人。然而灾难再一次降临在这两个不幸的孩子身上。妹妹染上了重病,需要输血,但医院的血液太昂贵,男孩没有钱支付任何费用,尽管医院已免去了手术的费用。
  作为妹妹惟一的亲人,男孩的血型与妹妹的相同。医生问男孩,是否有勇气承受抽血时的疼痛。男孩开始犹豫,10岁的大脑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终于点了点头。
  抽血时,男孩安静地不发出一丝声响,只是向邻床的妹妹微笑。抽血后,男孩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一等手术完毕,男孩停止了微笑,声音颤抖地问:“医生,我还能活多长时间?”医生正想笑男孩的无知,但转念又被男孩的勇敢震撼了:在10岁男孩的脑中,他认为输血会失去生命,但他仍然肯输血给妹妹,在男孩作出决定的一瞬间,需要多么大的勇气——他下定了死亡的决心。
  医生的手心渗出了汗,他握紧男孩的手说:“放心吧,你不会死的。输血不会丢掉生命。”男孩眼中放出了光彩:“真的?我还能活多少年?”医生微笑着,充满爱心,“你能活到100岁,小伙子,你很健康!”
  男孩从床上跳到地上,高兴得又蹦又跳。他在地上转了几圈确认自己真的没事时,就又抬起了胳膊——刚被抽血的胳膊,昂起头郑重其事地对医生说:“那把我的血抽一半给妹妹吧,我们两个每人活50年!”
感谢打工父母:
儿子终夺《梦想中国》总冠军
风生水起的湖南卫视《超级女声》大赛刚刚落幕,2005年10月1日晚,中央电视台《梦想中国》歌唱总决赛又展开了白热化的最后角逐!最后,来自江苏的21岁选手吴文景以1064446票的短信支持稳稳坐上了冠军宝座,勇夺“金蝶奖”!
然而有谁知道,吴文景竟然出生在南京一个贫寒家庭。一个贫寒的家庭,怎么能够供得起儿子上一年学费高达2万元的艺术院校呢?原来,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支持儿子实现梦想,吴文景的父亲竟然“赎卖”了自己,而母亲也像父亲一样背井离乡,四处打工!人们可能要问:在这对苦难的打工夫妇与“冠军儿子”之间,到底演绎了怎样令人感动的亲情故事呢?
穷家里,爱唱歌的儿子偷偷做着歌星梦
1985年8日,吴文景出生于南京市一个工人家庭。他的父母都是初中毕业后就到农村插队的知青。回城后,父亲吴贵宁几经波折才被安排到南京东风专用汽车制造厂当驾驶员,母亲孙金凤则被安排到南京雅高巴士公司当工作。吴贵宁夫妇的收入一直不高,直到儿子吴文景上了小学,家里还穷得连电视机都买不起。
家庭经济的窘困,让吴文景小小年纪就知道了节省。小学二年级学校组织春游时,妈妈孙金凤给了小文景两元钱,让他买零食吃,但当晚吴文景回家后,却将两元钱一分不少地交还给妈妈,他告诉妈妈:“今天学校发了蛋糕,我不需要再买零食吃了。”孙金凤忍不住问:“那你怎么不买点饮料喝呢?”小文景说:“我怕喝冷的饮料会拉肚子。”孙金凤当然明白儿子是舍不得花钱,她心疼地对儿子说:“这两元钱你留着,以后自己买零食吃。”小文景却像个小大人似的说:“妈妈,我是个男孩,老师说只有女孩子才爱吃零食呢!”孙金凤听了,不禁泪湿衣襟:真是穷人家的孩子早懂事啊!
的确,穷人的孩子懂事早。小文景每天一放学,就早早回家帮父母料理家务。人唯一的乐趣就是:一边写作业,一边打开爸爸妈妈结婚时买的那台老式“熊猫”牌收音机,跟着学唱歌。渐渐地,他对音乐有了特别的领悟力,不管什么歌曲,听两遍马上就能唱出来。邻居们因为经常听到小文景在家里唱歌,便对吴贵宁说:“这孩子歌唱得这么好,你们怎么不给他找个声乐老师辅导一下?没准,他将来能成歌唱家呢!”吴贵宁苦笑着说:“我何尝不想这样呢?可我们家太穷,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吴文景得知后,深恐父母内疚,连忙安慰父母说:“唱歌哪能成正事啊?我还是喜欢上学读书!”
然而话虽这样说,吴文景却还是热爱歌唱。由于家里请不起声乐老师,吴贵宁夫妇便给儿子买了一台录间机唱一遍录下来,然后自己边听边查找原因,反复琢磨,直到最后把问题解决。看到儿子这样爱唱歌,吴贵宁夫妇心里高兴,却又暗暗发愁:儿子将来一旦真的考上学费昂贵的音乐学院,我们哪有能力供他去读呢?因此,夫妇俩既不阻拦,也不敢公开鼓励……就这样,吴文景的歌越唱越好,从高二起便经常应邀参加广播电台和电视台的文艺演出。江苏电视台综艺频道《震撼一条龙》和《超级震撼》等节目组格外喜欢他,只要有演出就邀请他去参加。懂事的他无论到哪里去演出,总是主动帮剧组人员搬道具,搞布置或者收拾服装,且从来不提报酬。剧组人员感动之余,便经常抽空教他一些舞台经验:一些同台演出的著名歌唱家有时还会在演唱技巧上点拨他,这些都让吴文景受益匪浅。
1996年8月初的一天,吴文景随江苏电视台《震撼一条龙》节目组到徐州进行一场公益演出。整台晚会中他既搞道具、服装,又是独唱、伴舞,演出结束后剧组给了他200元报酬。回到南京后,吴文景就给他爸爸买了一件25元钱的衬衫和一条10元钱的领带,给妈妈买了一条10元钱的碎花布裙,还花了30元钱给奶奶买了一盒牡牦牛壮骨粉,自己却什么也没买。那天,南京热得像烤箱一样,他却抱着这些礼物在烈日下一路小跑着赶回家。到家后,妈妈看到他热得满脸是汗,心疼地说:“天这么热,你为什么不坐出租车回来啊?”吴文景脱口而出:“打出租车得花多少钱呀?花那个钱还不如再给妈妈买件衣服呢!”爸爸看着他给全家人都买了礼物,唯独自己什么也没买,埋怨他说:“你经常参加演出,怎么不给自己添几件漂亮衣服?”懂事的吴文景双手搂着爸爸的肩膀说:“老爸你就放心吧!每次演出前,电视台的工作人员都会从大商场借来好多漂亮的衣服给我们当演出服,我根本不用自己掏钱去买的。我们这些演员,不用花钱就能穿那么多漂亮的衣服,多划算啊!”一席话,说得爸爸妈妈都笑了,但笑容里却含着泪……
“贱卖”自己,慈父贤母打工育儿
2003年5月,即将高中毕业的吴文景要填高考志愿了。吴贵宁夫妇鉴于家里太穷,交不起昂贵的艺术类院校学费,便希望吴文景能报考理工类大学,将来也好就业。但是,吴文景不愿放弃唱歌梦想,悄悄报考了南京艺术学院。当年8月初,他竟然顺利地被南京艺术学院爱乐学院流行音乐演唱专业录取了!录取通知书寄到后,父母高兴极了,但看着随录取通知书一同寄来的“收费通知单”,夫妇俩又眉头紧销。一年光学费就得2万元,开学时还得交4万元赞助费,他们到哪里去筹这么多钱?父亲对吴文景实话实说:“我以为你考不上的,没想到你还真的考上了,有志气!可问题是,你考得上,我们却供不起啊,孩子!”18岁的吴文默默走进房间,蒙着被子痛哭失声,门外的父母听着,同样泪流满面。
吴文景理解父母的难处,几天后就毅然决定放弃上大学,到南京一家商店打工去了。儿子的举动,令吴贵宁夫妇伤心不已。8月26日晚,夫妇俩彻夜未眠,吴贵宁更是不停地抽烟。凌晨4点半时,吴贵宁用力摁灭手里的最后一枚烟头,毅然决然地对妻子孙金凤说:“我把自己“卖”了吧!文景上大学期间每年学费是2万元,我算过了,我可以在单位一次性买断工龄,以我26年的工龄至少可拿到5万元钱,先交赞助费和他第一学期的学费。以后的学费,我到外面打工去挣!”
此言一出,孙金凤的泪水当时就决了堤,因为按照国家的相关规定,工人连续工作30年,即可享受退休待遇,不仅每月可有相当数目的退休工资,还可以享受公费医疗,至少下半生的生活有了保障。已经有了26年工龄的吴贵宁只要再坚持4年,就可以享受退休待遇了,而此时他竟然决定用自己下半生的生活保障,去换儿子读艺术院校的学费!丈夫以后万一遇到什么天灾人祸,万一生了什么大病……孙金凤不敢再往下想了!
望着泪眼婆娑的妻子,吴贵宁心里翻江倒海,他理解妻子的担心,不由声音发颤地对妻子说:“不这样又能怎么办呢?我不忍眼睁睁地看着文景失去上大学的机会啊!”孙金凤流着泪,,看着丈夫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就按你说的做吧!毕竟我还有一份工作,每月还有1000元的收入。从现在开始,我不仅要省吃俭用地培养文景,还要开始锻炼身体。无论如何,我不能死在你前面。因为只要我活着,我就还能拿工资,这样即使你老了,不能工作了,我们还可以共用同一份工资……”孙金凤泣不成声,吴贵宁的心里更是像刀绞一般……
就这样,吴贵宁于2003年9月初在单位办理了一次性买断工龄手续,拿到了5万元钱。当天,他就带着儿子去南京艺术学院报到了。
离开原单位后,有着20多年驾驶经验的吴贵宁本以为自己能很容易找到活干,没想到因为年龄的原因,他竟然连续9个月没有找到工作,那段时间,他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翻看当天报纸上的招聘信息,然后挨个给招聘单位打电话,但得到的答复都是:“很遗憾,你超龄了,我们只招35岁以下的驾驶员。”
短短3个月过去了,吴贵宁的一头乌发竟然急得花白了。万般无奈,孙金凤向所在的单位请求调到离南京200公里远的泰州分公司工作,这样每月可以有800元钱的驻外补贴。买断工龄9个月后,吴贵宁才经熟人介绍,在南京一所学校找到了一份开交通车的工作,每月全部收1400元钱。为了省钱,抽了20多年烟的他将自己的烟量一减再减,但在儿子面前总是一副乐观的样子,以免儿子背上沉重的心理包袱。
父母的这些举动,令吴文景感伤不已,他开始想尽一切办法为父母分忧。进入大学后,他为了省钱而选择了不住校,每天骑着一辆旧自行车去上学。他每天下午的课余时间,都要到学校附近的麦当劳餐厅去打工,每天工作两小时,每小时可得8元钱。除此之外,他还在南京珠江路上的一家电子公司找了份发传单的活,每到周末就到闹市区为该公司发宣传传单,每天可得30元钱。因为经常在江苏电视台的各种演出活动中“露脸”,他在南京多少也算个“名人”,这使他在打工过程中无端受到了许多责难。
2004年春节前的一天下午,吴文景照例来到南京繁华的珠江路上发产品宣传单。一位30岁上下的女士认出了他,竟然鄙夷地指着他说:“你不是经常在电视台唱歌的那个小伙子吗?怎么跑到这儿发传单来了?是不是不学好,被电视台开除了?”她的举动招来了许多不明真相的路人围观,吴文景涨红了脸也解释不通,只得落荒而逃。一口气跑出20多米后,他突然停了下来。他想:父亲为了我,人到中年连饭碗都不要了,我怎么能连这点委屈都受不了?想到这里,他回到原来的地方,不仅重新派发起宣传单,还一边发一边唱着欢快的歌……
每次打工拿到钱后,吴文景都一分不少地全部交给父母。吴贵宁将儿子打工挣回来的每一笔都存了起来,并用这些钱给儿子买了一台电脑。后来看到儿子需要钢琴练声,他又一咬牙,将家里仅有的1.4万元积蓄全部拿出,为独生子买了一架钢琴。
虽然还是个大学生,但吴文景经常有机会参加演出。每次演出必然有伴奏带,别人都是先买一盘原唱歌手的CD,然后花钱请人利用电脑技术将CD中原唱者的歌声去掉,每次至少得花30元钱。为了省钱,吴文景自己动手用电脑制作伴奏带,这样每次只需花0.20元钱。当有人问他怎么这样“小气”时,他哽咽着说:“我每花一分钱,都会想到爸爸为我累白了头发,想到妈妈为了我离家去外地工作……”
为了尽可能地多挣一些钱,2005年7月初,父亲吴贵宁决定去福建石狮打工,到一家印染石负责给牛仔布染色。送父亲去长途汽车站的那天晚上,吴文景恋恋不舍地对父亲说:“现在正是别人家全家团圆吃晚饭的时候,而我们家3个人却要分成3处了。爸爸,你能不能不走啊?”吴贵宁不忍当着儿子的而落泪,他抬起头说:“爸爸今天离开,是为了我们一家人再在一起时能过得更好,以后,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吧!”
最新回复 (0)
返回